当前位置:首页 >> VR

br刘安十八岁的那年搭配

时间:2020-05-21   浏览:2次


刘安十八岁的那年,溪口子村遭遇特大的山洪,整个村子都被洪水冲没了。他清楚地记得,那年的雨就一直下个不停,几天几夜的,家里连柴都没有烧的了。一大清早的,雨水稍作停息,他便起床,去后山上砍柴。
刘安的父母死得早,家里就他跟七十多岁的奶奶一起生活。奶奶老了,腿脚也不灵活,这样的事,自然就该他来做了。
刘安出去了两三个小时,当他背着一大捆柴往家回的时候。家里遭到了山洪暴发,全村十几户人家,都被滚滚的洪水给冲走了。家不见了,奶奶也不见了,只剩下白茫茫的一片洪水。
他在那里使出浑身的力气,扯破嗓子地喊着奶奶,山被他喊破了,嗓子也喊哑了,还是没见奶奶的回音。他哭得一点力气也没有了,就坐在地上,望着那该死的洪水发呆。
听说溪口子村,是过去被共产党打散的国民党兵,逃到这里之后,安营扎寨地形成的这么一个自然村。在这座无名山的山脚深处,沿着溪沟建筑。就因为临水,人才能生存的缘故吧。全村总共也就十几户人家,几代人在这里,都安然无恙的。没想到,这一下子,全冲没了。
雨又开始下了起来,把刘安淋得像一个落汤鸡似的。他好像突然清醒过来一样:不行,自己得坚强地活下去,这样才能为刘家延续香火。于是,他朝家的方向,给奶奶鞠了三个躬之后,便开始向山外走去。
走着走着,半道上,他遇见了一个穿红色灯芯绒的小女孩。她叫姚安,是同村姚家的孩子。小女孩挎着一个花书包,身上还披着一张白色的塑料布,看上去八九岁的样子。
那天,她爸爸病了,还在家里睡觉。一大清早的,妈妈把她送到了山顶之后,就让她自己去学校。可谁知,当妈妈返回山下的家没多久,就发生了山洪,她们的家也被洪水冲走了。她亲眼看见,妈妈穿着那件花衣裳,还在洪水里挣扎了几下,就没有了踪影。姚安没有去学校,就在那里哭喊着要找爸爸妈妈。
刘安走上前去,抱起哭累了的姚安。刘安失去了奶奶,姚安失去了爸爸妈妈,两个同病相怜的孩子,再次相拥痛哭了一会。之后,刘安就安慰姚安地说:“小妹妹,别哭了,哥哥带你去找爸爸妈妈,好不好?”
姚安看了看刘安,哭声也慢慢地停止了。她一边抽泣一边回答着:“好……嗯嗯嗯!好……嗯嗯嗯!好……嗯嗯嗯!”
于是,两个人便朝大山外走去。
他们没走多远,又遇到了一个小男孩,看上去也就五六岁的样子。他叫杨安,也是一个村子里的。杨安跟姚安差不多,都是一大早就被大人叫起来上学的。可谁知,自己爬上了山顶,山下却成了洪水一片。他们的家,就在瞬间被洪水吞噬了。
杨安还懵懂的很,他都不知道,从此自己就成了一个无家可归的人,竟然还在那里玩泥巴果子呢。
刘安一看,杨安也跟自己一样,失去了亲人,同样是一个可怜的孩子,也带上了他。刘安左手牵着杨安,右手牵着姚安,他们一起向山外走去……



雨,依然一会儿大一会儿小的,下个不停。三个人走着走着,不知不觉地,天就黑了下来。一天了,大家没吃没喝的,加上雨水把身上也淋进行ask社区推广湿透了,三个人饥寒交迫。这山到底有多大,他们三个人都没出过远门,都不知道。在这山里转了一天,也没见着一栋可以躲躲雨、避避寒的房子。三个人哆哆嗦嗦地,都不知道该在哪里落个脚。
他们走着走着,就觉得走到了一座桥边。刘安上去一看,嘿,还真是一座石拱桥。石拱桥的边上,还有四五十公分高的桥墩,正好几个人可以坐的。于是,他们便摸黑来到石拱桥下,便在这里躲雨避寒。刘安左手搂着杨安,右手搂着姚安,三个人紧紧地抱在一起,互相取暖。
三个人睡着睡着,突然听到一声巨响。
“不好,山洪爆发了,赶快往桥上跑!”刘安大喊一声,叫醒姚安、杨安,就往桥上爬。
当他们爬到山高处的时候,洪水便沿着溪沟,穿桥而过地,流向下面而去。
“好险啊!”三个人拍着胸脯说。
第二天,天刚蒙蒙亮,三个人又开始向山外走。这天天气不错,雨已经停了。他们走着走着,还在路边看到了红薯藤,三个人赶紧用手挖了起来。此刻,他们早就忘了“三大纪律八项注意”,只知道,活命才是第一。
还别说,经过他们一番土匪般地搜刮,真还弄到了不少的红薯。大大小小的,差不多有十几斤。他们用姚安身上的塑料布,把它们包裹好之后,运到了一条溪沟边。然后,把它们洗得干干净净的。再用姚安的书包装上,刘安背上它。大家一边嘴里吃着,一边高高兴兴地向大山外走去。
有了红薯,就说明这里有了人家;有了人家,就说明这儿离山外不远了。三个人有了红薯充饥,看到了希望,也越走越带劲了。
到第三天的时候,他们听到了火车的汽笛声。他们走出了大山,三个人高兴得都哭了。他们寻着火车“呜呜”的声音走去,原来这附近有一座隧道,火车经过的时候,都会鸣笛。
坐在山坡上,看着南来北往的火车。刘安心想:大山里已经没有家了,以后只能四海为家。自己已经十八岁,算是成年人,养活自己不成问题。可身边这两个不满十岁的孩子,他们该怎么办呢?不管他们?他们可就会成为流浪儿。说不定,就会饿死在哪呢。可管他们吧?自己都还搞不饱肚子,怎么管他们呢?两个孩子,吃喝拉撒睡,还要上学读书等等的,自己管得过来吗?刘安越想越不是滋味。
管他呢,先在一起再说。大家都是从大山里逃出来的,也都无父无母、无亲无故的了,反正不能丢下他们,走一步看一步。刘安暗下决心。
装货的火车在这里,有时候会停下来不走。那是因为要给客车或快车让道,让它们先走。刘安他们就趁这个时候,爬上了一辆装煤的火车。车要到哪里去,他们不知道。因为他们根本就不知道,东南西北在哪个方向。也只能随便车到哪,他们人就到哪了。
好在他们身上还有一些红薯可充饥,三个人是吃了睡,睡了吃。一连几天几夜,车终于在凌晨的时候停下来了。他们睁开迷糊的双眼,只见站台下灯火辉煌。有好多的人,在忙进忙出地卸货。他们赶紧溜下了火车,趁乱跑出了站台。



这儿是哪?他们确实不知道。他们只知道,这里有高楼,有红红绿绿的灯光,有好多好多的人,这里可比山里热闹多了。
“哥啊,姐啊,我实在是走不动了,我们歇会吧?!”杨安走着走着,就觉得腿脚无力了,便对刘安和姚安说。
“那我们就先找一个地方,歇会吧!”刘安对他们两个说。
“好!”姚安和杨安都同意。
在离他们不远处,就有一排平房。他们几个人走了过去,嘿,有十好间的,都没有人住。
原来,这是一排蓄洪用的房子,是下面农村在这城里修建的。河里涨洪水厉害的时候,农村人就搬到这里来躲躲。平时,这些房子就这么空着,连一个人影都看不到的。
真是天无绝人之路,刘安、姚安和杨安,终于有了安身之处。他们就把这里当家了。
他们进去的时候,天已经大亮了。三个人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笑了。原来睡了几天的煤车,他们几个人,个个都成了煤黑子。刘安就到每个房间里去找东西,还真找到了一个塑料脸盆。他们就到屋后的水沟里,端来了一盆水,大家一起洗洗脸。
这里离真正的城区还挺远,可离火车站却不远。大家洗完脸之后,刘安就吩咐姚安和杨安,让他们在附近找一些柴火和稻草之类的东西。等到晚上,好生火取暖和铺地睡觉。自己就到火车站去,看能不能找到赚钱的事做,毕竟生存是第一的。
“师傅,您这活我能干。您就让我在这干吧!”刘安看到火车站那些搬运化肥的活,就对现场的监工说。
“你能干啊?!”监工看了看刘安,人看上去有点稚嫩,可长得还算结实,一看就是做过苦力活的。
“那就干得试试看!”监工最后说。
“谢谢您!谢谢您!那我现在就能上工了吗?”刘安一边谢着一边问监工。
“老王,你带他装车去!”监工叫来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,要他带着刘安去装车。就这样,刘安就成了火车站的一名搬运工。
刘安有了工作,就有了生活的来源。姚安和杨安也很懂事,他们每天等刘安上班去了,两个人就出去捡垃圾。卖钱后,他们就买一些家里急需用的东西。渐渐地,家里有了锅碗瓢盆,有了被子,有了换洗的衣服……有些是他们挣钱买的,有的是他们捡垃圾捡来的。刘安每天给他们买回来米和菜,让他们学着做饭做菜。就这样,他们三个人开始了自己的新生活。



刘安在火车站干活十分卖力,深得监工的喜欢,不久就把他提拔当了组长。刘安干得是更加积极,年年还被评为火车站的先进。站领导也很欣赏他,又提拔他当了班长,还给他转了正。
刘安成了火车站的正式职工,工作也干得顺风顺水。可每次看到单位里,那些坐办公室的人,他又羡慕不已。都怪自己没文化,提不起那笔。他心想:姚安和杨安他们还小,得让他们好好读书,将来也能坐办公室。
“姚安、杨安,我跟你们商量一件事!”晚上,刘安跟他俩开起了家庭会。
“什么事呀?你说!”姚安、杨安异口同声地问。
“你们都大了,我想让你们去学校读书!”刘安说。
“读书!好啊,我最想去读书了!”杨安一听,高兴地拍手叫好。 “我不读!”姚安听了,却不高兴地说。
“为什么?”刘安狐疑地问。
“读书有什么好的,还不如在家里给你们做饭做菜呢!”姚安回。
“这怎么行?你还小,先读书,再做家里的事!”刘安说。
姚安噘着嘴,没回答。
刘安找火车站的领导帮忙,最后,姚安和杨安被安排到了铁路小学上学。学校还给了刘安两张报名表,让他们先填好之后,再带姚安和杨安两人去学校报名。
刘安拿出两张报名表,三个人开始研究起来,该怎么填?报名表上要求填姓名、性别、出生年月日、家长等项目。前面都好说,可家长该填谁呢?这把他们三个人都难住了。因为他们三个人的父母都不在了,都没家长了呀,没人可填的。
刘安想了想,以后就是自己来供他们读书了,这家长就来填自己。于是,他对两位说:“我以后就是你们的父亲,你们的爸爸,这家长就填我吧!”
“你当我们的爸爸?”姚安狐疑地问。
“是啊,我大你们这么多。再说,以后就是我供你们读书了,你们叫我一声爸爸,也是应该的呀!”刘安回答。
“好耶,我们又有爸爸了!”杨安听了高兴不已。
于是,他们的姓名就填成了刘姚安、刘杨安;家长也填上了刘安。
姚安读书是心不在焉,整天就想着该回家给刘安和杨安做饭了。老师讲得什么,她一点也没听进去。期末考试的时候,门门功课都是零分。读了一学期,她就不读了。
杨安则刚好相反,他的门门功课成绩,却都是班上和同年级的第一名,年年都得奖状。
杨安继续读书。姚安不读了,就在家里学起做各种家务。
也许姚安和杨安两个孩子,是在大山里受过洪水的惊吓。一到晚上睡觉,他们都要抱着刘安,才能睡得踏实。只要一离开他,就会做噩梦。所以,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,他们都是左边一个右边一个的搂着刘安,才会睡着。



一晃几年过去了,三个人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。刘安成了一名成熟的男人;姚安也长成了漂亮的大姑娘;杨安也快上高中了。唯一没有变的,就是每天晚上,三个人都要睡在一起。
再后来,杨安上了高中,就住到学校去了。家里就剩下刘安和姚安,他们还跟往日一样,每天晚上,两个人还是会睡在一起。
刘安在火车站,大大小小还算是一个管事的。所以,应酬也就多了。那晚,他陪人喝多了,醉醺醺地回到家。姚安给他擦洗之后,就扶他上床休息。半夜的时候,他突然对姚安动手动脚起来,在她的身上一通地乱摸,把她的衣服都脱了,还亲起了她的嘴。姚安经他这么一弄,早就情不自禁,两个人就这样,第一次做起了男女之事。
姚安已经十八九岁了。要说这事是刘安欺负了姚安,那显然说不过去。因为姚安从小的心事,就是能做刘安的媳妇。有了这第一次,也就算是满足了她的心愿,她要感谢还来不及,哪能说是欺负哟。
从此,他们每晚都会做这件事。很快,姚安就怀孕了。刘安就找火车站的领导打报告,要求结婚。领导一看,刘安要跟自己的女儿结婚,就糊涂了。
刘安就把他们从小从大山里逃出来,又是怎么来到现在这座城市的经过,给领导叙述了一遍。领导听了之后才知道,原来他们是一群苦命的孩子,相依为命,感情深厚,就同意他们结婚了。
第二年,姚安生了一个白胖白胖的儿子,一家人高兴极了。
“爸爸你看,姐姐给我生了一个小弟弟,好好玩哦!”杨安抱着姚安的儿子,高兴地对刘安说。
“去你的,应该说是妈妈生了一个小弟弟嫌犯因反作用力,才差不多!”刘安回着杨安的话。
“哦,姐姐变成妈妈了?!”杨安疑惑地答道。
“哈哈哈,管他怎么叫,只要我们是一家人,就行!”姚安打着哈哈地,对他们两个说。
再一年,杨安考上了大学,去了北京……

共 4794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三个在山洪中失去家庭和亲人的孩子,临时组合成了新的家庭。这个新家庭在经历了岁月和磨难的洗礼之后,逐渐发生了质变。刘安和姚安结婚了,杨安考上了大学。作者以自然的口吻,将这个患难家庭的种种倾诉出来。没有血缘关系,却依然产生了血浓于水的亲情。一篇温暖感人的作品!推荐赏阅!【编辑:紫玉清凉】
2 楼 文友: 2016-01-19 20:50:44 语言流畅,情节跌宕。山洪无情,友情无价。共同的经历,将三个人紧密地结合在一起。文章以坎坷开篇,以温暖和谐的氛围结束。拜读佳作,期待老师更多精彩!长治癫痫病医院
南京白癜风医院地址
心肌缺血吃什么药好
渭南白癜风好的医院
柳州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
昭通白癜风治疗费用
相关阅读
四核手机仅需999元北斗小旋风第三轮预售
· 酒店智能化入住离店无前台搭配

只需通过移动端或者PC端登录e家预定平台,提前选择心意的酒店进行预订和支付或者到达酒店后,在大厅一台智能终端机上选择房型,进行预定后,刷一...

友情链接